沙逝

我,沙雕写手又回来了_(:з」∠)_

这次是园医和裘佣。


  Ok,我又回来了。别问我名字,我怂。

  上次说到N泡了花茶,还分了一杯给我喝。我喝了一杯后一个多星期都没敢看J的脸,连走都是避开他走的。

  后来我问N为什么这么辣手摧花,他告诉我是W教他的。

  原来是W大佬,惹不起惹不起,溜了溜了。

  W大佬住202,和她一起住的是A,一个温柔的医生小姐姐,有时N身体不舒服都是直接找A的。

  其实在W刚住进来时我可是好好期待了一番,毕竟W真的很可爱。W棕发碧眼,笑起来暖暖的,给人一种邻家小妹妹的感觉。她一个人开着一家小小的花店,什么事都自己做也没有人帮忙,看起来很可怜的样子,连搬那种大又重的盆栽都要自己做(N有空也会去帮忙)。W让我燃起了熊熊的保护欲,因为她超可爱的啊啊啊啊啊!!!

  然后在3个月前,我发现我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没认出W是个大佬。

  3个月前,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我远远地看到W被一个大汉拉扯着进了一条小巷,本来还想着英雄救美,让W对我好感暴增,结果我一赶到巷子里,就看到她一脚踩在大汉的肚子上一脸霸道总裁的表情警告那个人说要是他再敢骚扰A,她就直接废了他。

  我。。。。。。?我?!

  那个是谁?怕不是假的W吧!还我那个柔弱需要我这个大哥哥保护的邻家小姑娘给我啊!!

  后来我知道了W并不是什么可怜的小白菜,而是某个公司总裁的独生女,家财万贯,也是牛批的很。她是为了和自己的恋人A在一起直接和老父亲闹翻了,两人出来浪迹天涯,一起红尘作伴,一起潇潇洒洒,后来一起住进了这栋公寓。

  我,我除了微笑也没什么好做的。

  想起我之前还试图撩W的举动,我真想一巴掌打死自己。

  歪了歪了,说回N吧。

  不知道是谁把J送N玫瑰花的事大肆宣扬,我竟然在一个星期内收到了一堆的玫瑰,对,都是给N的,没有一束是给我的。呵呵。

  我现在就来数数有谁,然后这也是我为什么说我自己是个小龙虾的原因。

  第一个,住203的一个美国人,颜值也能打个8分,我就叫他Q吧。

  Q的帅不同于J,Q总给人一种我是你大爷的,很嚣张的感觉。我一直以为Q对N没什么好感,毕竟总感觉Q一直对N爱理不理的,有时我和N有事去找他也是一副很不耐烦的表情,骑着一辆超酷炫的摩托直接从我们身边蹿过,扬起的灰尘糊了我一脸。

  后来我和N吐槽了Q的态度,N耸了耸肩说其实还好,Q还是会好好和他聊的,有时还会和他一起去吃东西什么的。

我??

  当时我还没想明白为什么,现在我总算知道了为什么Q这么差别对待,行行行,我无话可说。

  Q,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帮你给玫瑰的!!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格式可能有误,可能ooc。
觉得自己是个沙雕。
私设有,和游戏不挂钩。
先是杰佣,后面会出现all佣。
还没写完_(:з」∠)_

身边有一个神奇的舍友是什么感觉?
关注问题  写回答  邀请回答  622条评论
——————————————————————
236个回答
——————————————————————
你gay不动的人   14326人赞同了该回答

好的,我来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那合租人算不算神奇。
我那合租人,就叫N吧。N长得不错,颜值能打七分,棕发蓝眼,身材不错线条流畅,肌肉也很好看,不是现在那些“白斩鸡”。为人豪爽仗义,能打能喝,据说服过兵役,但我问他时他又不肯说。
我俩相处挺舒服的,两个24k纯直男,不婆妈不计较,偶尔有些小摩擦也没啥的,真的挺好的,比上一个一直在叨叨叨的合租人好多了。
但是,但是,但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自从我楼下搬来一个英国人后,我TM发现一切都变了,然后觉得以前的我真是一只小龙虾。
  先说一下,我们住的是公寓,五层,一层四间房子,我们住403。
  最近楼下搬来了一个英国人,一个人住303.长得能打9分,帅是真的帅,gay是真的gay。我就叫他J吧。J看起来家里有矿,全身定制,牛批得很。他刚住进来那天不小心在楼梯间和N撞到了一起,害得N帮我买的蛋糕都摔成了一坨,后来赔了一个给N。
  不知道那一撞是不是把J撞得春心荡漾,后来他捧了一大束玫瑰说给N赔礼道歉,说是以示友好。还每天“小先生,小先生”的叫着。我说J是不是真的觉得我傻啊,赔礼道歉请我们吃一顿就好了,还送什么玫瑰?是是是,你说的都对。真当我这个24K纯直男是个瞎子,看不出你意图?
  为了保护N,我就决定在N不知道的情况下把花扔了(他送花来的那会N刚好有事出去了),结果刚拿出门,就被N看见了。
  N好奇的看了一眼,问是谁的。我也不好意思说谎,就和N说了,并且把花递给了N(没和N说J的不良用心),结果N点了点头,哦了一声就收下了。
  哦?哦!N你24K纯直男的尊严呢?!
  然后我一晚没睡着,第二天起来一看,发现N把花瓣全摘了下来泡花茶。
  厉害厉害,我甘拜下风。
 

开头红蝶追人,应该是盲女,后来追别人。
追不到我,还被我砸了板子。
后来开门了,终于打倒我了。
空军交枪,然后园丁试图摸我失败,全走。
红蝶就把我扔到一边,不放我又不给我走。
最后她玩脱了,想扔我上椅子的时候被我挣扎了下来,打了我一下,但我有坚强啊(๑•́ωก̀๑),她目送我出了大门
emmm,我就想问佣兵怎么了,佣兵还不是溜你160多秒(我知道对于玩佣兵的160秒也挺一般的),还不是4出。
红蝶空刀多少我也没数,飞也飞不好,还想放血呢( ー̀дー́ )
对这种人也挺无语了,遇到不止一次两次,感觉也挺烦的,好好一个游戏,有必要戾气怎么重吗?
还有就是,佣兵怎么你了!怎么佣兵就必须死了,你不觉得无聊我还觉得无聊呢。
真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_(:з」∠)_还是cc直播呢_(:з」∠)_

乱想乱写

他的身上有这雪与松柏的气息,浅浅淡淡的弥漫在空气中。
他的腰间别着锋利的军刀,双臂的绷带见证了千百场战争。
每一次游戏都是一场战争,只会在鲜血,哭泣与绝望中结束。
滴滴作响的密码机,未打开的大门,紧闭的地窖。
他捂着不停渗血的伤口,听见了队友的挣扎与哭喊。
他拍打着密码机,迷雾在他周围升起。
玫瑰的香味与鲜血的腥味混合在一起,他听见了那位绅士的脚步声。

雨客

注意注意ooc严重
第一次写感觉好难把握

  我在下雨天遇上那名男子,他有着褐色的双眼,手和脖子上都缠着厚厚的绷带。
  当时的他站在废弃的大厅前,被微弱的阳光倾斜着笼罩。细细的雨丝从少了玻璃的窗户飘入,沾湿了他的大衣。
  我知道他在看什么,也知道他在怀念什么。
  那是他已逝的光,曾一度把他从浓稠的黑暗中拉起。
  鞋跟敲打着地面,我走到他身边合起伞,与他一起感受这场微凉的雨。纯白的信封正好好待在我口袋中,我时不时瞄着他,看着他的睫毛轻颤。
  他的身上有着厚重的哀伤,但腐朽的气息已经减淡。时间果然是治愈一切伤痛的良药,哪怕那刀痕曾深达他的心脏。
  他没有问,我也不出声,我们就站在这里,怀念着那抹已逝的光。
  雨下了一个小时。
  雨停时他睁开眼,撇过头望着我。我看见一缕缕被沾湿的头发黏在一起,像一个永远都打不开的死结。他的脸色苍白,眼神黯淡。我听见自己轻咳了几声,声音在空荡的大厅回荡。
  “这是他给你的。”我拿出信封,纯白的封面没有任何文字。
  拆开信封的声音刺耳而又清晰,他低头看着信,橘色的夕阳映在他身上,像一层薄薄的细纱。
信封里还有几张照片,有三人碰杯的瞬间,也有抱着玩偶微笑的少女。他一张张看着,照片凝固着他们曾经的美好。
  “他和我说过,他很后悔。”我沉呤半晌,终是开口说道。
  他却是勾唇低笑,摇摇头,“没必要。”他把信折好放回,又把信封放在了自己大衣内侧的口袋。
  “我不管有没有必要,但他和我说过,他希望你能在另一方找到存在的意义。”
  “所以,活下去,太宰治。”
  我离开时又下起了雨,我撑着伞站在外面,隔着窗看见太宰治朝我挥了挥手。
  雨细细的连成一片,雨水混合着泥土与森林的气息渗入我的脑海。我离开而他并未离去,站在原地似乎在等着谁。
  我一步步离去而没有再回望,我本为过客,没有资格去对别人指手画脚。若不是织田作之助的来信,我这辈子都不会来找上这个寂寞的孩子。
  “真是一个俩个都不省心……”我喃喃道,看见一个戴着眼镜的金发男子与我的擦肩而过,朝着我走过的路跑去。

遇到白纹杰克,超好。最后为平局。
我爱杰佣,杰佣使我快乐(小声:再也不说jio克是大猪蹄子了)

emmm,为什么很多求生者都把佛系当成刷分的机会了?浪的一批,可能这就是魔系越来越多而佛系越来越少的原因吧。